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郑爽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版画的“抗争”特质消解画

——“普通小花”的郑爽是变革的优秀代表

2013-06-24 09:28:11 来源:新快报作者:郭晓燕
A-A+

 

白花.水印木刻.50x39cm.1983

都是好猫.水印木刻.23x28cm.1996

后院.水印木刻 80x75cm.1999. 1999第九届全国美展评委作品

  上周,版画艺术大师郑爽带着自己的30多幅作品在广州市逵园艺术馆开展了第N个个人艺术展,展览以“心中的阳光”为主题,小猫、小花、小草等成了画展的主角。圈外人也许并不了解这位版画大师,但是她的家族却是声名显赫,她来自满清最显赫的家族———爱新觉罗氏。

  白色的雪纺衬衫,配上一条束腰的黄灰斜纹长裙,77岁的郑爽看上去依旧像极了宫廷时期留洋归国的小姐,说话的语调均匀,音量大小也适中,由于听力不算很好,与人交谈时会认真地侧耳倾听,或是认真地注视对方的脸,所有这些加起来都将这个“满清格格”的贵族气质表露无遗。

  郑爽 1936年出生,中国著名版画家,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委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主任等职。师承李桦、古元、黄永玉等名家,擅长水印木刻,画风抒情淡雅,富装饰趣味,作品曾多次参展并获奖,被多家国内美术馆收藏,代表作有《黑牡丹白牡丹》、《绣球花》、《红椅垫》、《后院》等。

  郑爽,来自满清最显赫的家族———爱新觉罗氏,她的母亲韫和是溥仪的同胞妹妹,郑孝胥是其曾祖父,郑爽的父亲是郑孝胥的长孙———郑广元。对于郑广元的这段婚姻,溥仪曾在他的回忆录《我的前半生》中有这样一段记载:“这年春天我特授意我的父亲,让我的二妹(韫和)和(清末书法家、诗人)郑孝胥的长孙订了亲,给以‘皇亲’的特殊荣誉。”

  谈溥仪

  舅舅那时候就是一个普通人

  收藏周刊:你曾经多次说过,不愿意再提及家族的历史,有原因吗?

  郑爽:早年不愿意说是因为社会的原因,尤其是“文革”那段日子,现在没有不愿意讲,但也不会很愿意讲,大家不了解,就一直让我讲,讲得太多了,对我来说是“炒冷饭”了。

  收藏周刊:可是我还是很想知道那段经历,你们和溥仪的关系如何?溥仪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些我都很好奇。

  郑爽:我们与舅舅的关系一直都挺亲密的,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之间也常常走动。母亲在抚顺时曾给舅舅写过信,舅舅还把这封信的内容记录在自传中。(“信中说,她的大女儿,一个体育学院的二年级学生,已经成了优秀的摩托车运动员。她以幸福的语气告诉我,不但这个十二年前小姐式的女儿成了运动健将,其他的几个孩子也都成了优秀生……我发现这才是爱新觉罗的命运的真正变化。”)

  收藏周刊:能说说你对他(溥仪)的印象吗?

  郑爽:我们一家和舅舅的关系很好。还记得在北京的时候,舅舅来我们家,常和弟弟在床上哈痒痒,逗弟弟玩,他穿的一身毛料中山装,全弄皱了。后来妈妈提醒他下午还得开会,把衣服弄皱了不好看,他们才停止嬉闹。在我们眼中,舅舅那时候就是一个普通人,很疼我们,我们都没把自己看作与众不同的“皇族”。

  时下的宫廷剧真的很火,一出接着一出,但对于真正来自于宫廷的郑爽而言,这些剧目都太不真实,即便她曾被媒体称为“现实版”甄嬛,但她始终提不起兴趣去看。

  谈宫廷剧

  我对所有宫廷剧都不感兴趣

  收藏周刊:时下宫廷剧很火爆,你和宫廷渊源颇深,甚至有媒体称你为现实版的“甄嬛”,你会关注这类型的影视剧吗?

  郑爽:有吗?我听过甄嬛,但没看过,我对所有的宫廷剧都不感兴趣,好像只稍微看过一下《还珠格格》,感觉太假,无论从剧情还是宫廷的摆设,没意思。

  收藏周刊:你对宫廷的印象还有吗?

  郑爽:有啊,不过我见到的是现代宫廷,都穿时装的,外祖父家还保持着皇宫的装饰和摆设,就和现在的故宫里一样,但我们家和舅舅家都没有了。

  收藏周刊:你的着装很优雅,就像古装剧里留洋回来的格格。

  郑爽:呵呵,这不过是我平时的着装,不过很多衣服都是我自己做的,譬如现在这条裙子,现在卖的要不就是太花俏,要不就是太短了,都不适合我。

  中国版画创作兴起于上世纪30年代,即始于鲁迅倡导的新兴木刻运动,一开始就与社会革命结下不解之缘,曾经被鲁迅称为“投枪匕首”,带有浓烈的抗争与控诉。

  中国的版画随着政治风浪而波动,揣着激情与狂热,见证了一段充满浪漫想象、严酷斗争的历史。但是,时代在变,版画也在变。上世纪80年代以后,版画悄然完成了它的一次风格衍变,郑爽恰是这次变革中的优秀作者。

  1982年,郑爽的版画作品《绣球花》获得法国春季沙龙金奖,就是取材于她培养的很普通的一盆小花。当时媒体评论说,不经意之间的一次改变,消减了版画血与火的特质。

  谈经历

  生活的坎坷让我们更珍惜美好

  收藏周刊:1945年是你们家族命运大转轮的一年,短短几天,失去了所有的东西,你应该也过了一段很苦的日子吧?

  郑爽:那段生活确实很艰难,最难的时候,姐姐曾经自己上山打柴,而我就和妹妹去乞讨,这已经是在外祖父的接济下了。

  收藏周刊:生活虽然苦难,但是你的作品却一直很阳光,我一直以为画家的经历会反映在作品上。

  郑爽:有的人经历了坎坷,就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可我们姐弟几个恰恰是经历了那些坎坷后,才更加珍惜生活,更向往美,更能发现美。这种心态也和我们的家庭环境有关。

  我的父母亲(郑广元与溥仪二妹韫和)在经历了那些事后,心态依旧很健康,从没抱怨过,周总理接见他们时说:那些东西是不应该没收的,应该还给你们,可他们都说“不要”。我爸爸是建筑工程师,妈妈后来做老师,还当上了幼儿园园长。他们对我们几个孩子的影响很大。回想起那些坎坷的经历,我们都觉着很有意思,而没有丝毫的遗憾与抱怨。我弟弟在北大荒劳动了十几年,回来后自学计算机,业余学俄语,完了到华东师大教书。汶川地震时他刚刚退休,还跑去做志愿者。因此,我觉着一个人只要有追求,就不会怨天尤人。

  收藏周刊:你的创作灵感主要来自哪里?你会关注日常的时事吗?

  郑爽:偶尔会上网,最近也开了微信,不过最主要的渠道还是新闻联播,我的主要灵感都是生活中的小细节,我喜欢花草,喜欢猫,最多的时候我家养了11只猫,现在只有8只了,我还很喜欢旅行,这些都是我的创作灵感。

  谈艺术

  现在一些作品我也看不懂

  收藏周刊:你怎么看现在的版画作品,作为广美的前教授,你去看了最新的毕业生展览吗?

  郑爽:去了,但是其中一些作品,我不喜欢,我觉得艺术应该是美的,但在这些作品中我看不到美,也可能是我落伍了。

  收藏周刊:看不到美?

  郑爽:是啊,现在的一些作品我也看不懂了,其实现在市场上对版画的需求还是以传统为主的,但是现在很多美术学院都以前卫教学了,不过我很久没教过学生了,真的有可能是我落伍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郑爽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